首页 »

金山,除了化工还有什么?

2019/10/11 3:56:51

金山,除了化工还有什么?

 

马年伊始,金山区就启动了颇具“象征意义”的年度大事:撤销原有3个镇级化工园区,整合后挂牌成立金山第二工业区,由此全区化工产业将通过重组实现升级;作为配套工程,一份三年内关停153家劣势企业的“清单”也同步出炉。

 

说这件事具有象征意义,是因为它契合了金山区当前发展的两大诉求。

 

一方面,要大力推进整个地区产业的转型升级。特别是化工产业,不能再小打小闹、低层次发展,而要在对接全市战略中扮演重要角色,即参与上海杭州湾北岸石油和化工产业带的联动发展。

 

另一方面,该区迫切希望改善当地生态和城市运行安全度,进而扭转外界对金山固有的“化工”印象。这一点,很快在区委书记杨建荣那里得到了印证。

 

日前,杨建荣给全区干部出了一道思考题:“金山,除了传说中的化工,你还知道些什么?”当地干部都知道,这当然不是一个简单的疑问句。

 

化工之外的产业

 

从产业上来看,化工似乎应该是金山区的第一张名片。但其实,金山人自己对区内的化工延伸产业也不太满意,认为几十年来并没有较好地实现“靠化吃化”。原有3个镇级化工园区共有200家左右的化工企业,但其中有一定规模的企业仅61家。因此,金山第二工业区此番挂牌的意义,不言而喻。

 

不仅如此,金山区近年来还在化工之外努力“创业”, 提出要“两业并举”。即在巩固提升传统优势产业能级的同时,加快推进战略新兴产业发展,力争将金山打造成为“杭州湾北岸的先进制造业基地”。

 

如今,金山已逐步形成了新材料、新能源、绿色创意印刷、生物医药、重大装备制造、汽车及关键零部件、食品加工、精细化工八个产业集群,工业总产值占到全区经济总量的70%以上,同时产业集聚度每年还会提升一两个百分点。

 

同时,金山城市沙滩、枫泾古镇、廊下新农村等旅游品牌也声名鹊起。通过精心打造,金山硬是勾画出了碧海、蓝天、金色沙滩的城市景观岸线。如今一到夏天,金山城市沙滩周末每天都能吸引数万人次前往避暑休闲。一年四季,这里还举办沙滩排球赛、音乐节、烟花节等节庆,俨然成了沪上知名的文化新地标。

 

让外界惊奇的是,当地哪怕举办一场小小的草莓节、葡萄节,都是举全区之力,甚至区领导也要亲自到市中心吆喝。其实,区委书记、区长“醉翁之意不在酒”,他们用心吆喝的并不仅仅是草莓或是葡萄,更多还是要大力推销金山的新形象、新内涵。

 

有关化工的爱恨纠结

 

关于化工的爱恨纠结,始终是绕不开去的话题。

 

年轻的公务员小徐,是一位新上海人。他说,自己当初报考金山公务员时,只认真研究了对应岗位的情况,并不知道金山在哪里,但真正被录取后,心里十分别扭,因为深入了解后才发现了金山与化工的关系。

 

4年前,他在区政府附近正式安家,隔三差五总会闻到空气里的异味。前年和去年的水污染事件发生后,他和金山的其他老百姓一样,对周边生活环境和安全充满担忧。

 

作为政府工作人员,小徐深知,大型工业区建设标准高,把控很严,污染排放的可能性极低,但那些分散在园区外的小化工企业就很难说了。

 

“好在,这两年,政府花大力气进行了地毯式摸底和整治,如今再也闻不到异味了。”但小徐坦言,外界对金山的化工印象,还是影响了整个地区的发展环境。

 

长期以来,房产开发商进入金山是慎之又慎,一直到了这两年,随着金山铁路开通等重大利好的到来,金山才出现了一座座新开发的楼盘。然而,上海的房价天天在涨,小徐买的房子几年来基本没涨。

 

而土生土长的金山人老鲁,则对金山满怀着热爱之情,他认为“金山最难过的时候已过去了,今后的发展前景将越来越好”。

 

作为金山卫生系统的一位处级干部,他坦言自己也一直关注“化工”可能产生的不良影响,但多年的医疗卫生数据监测显示,在几大病种和死因方面,金山与全市平均水平并无差异。他认为,世界上的发达国家也有大型化工区,只要治理过得硬,并不会产生不良影响,所以不必过于担忧。

 

“黑名单”治理危化

 

当前金山的发展形势,不可谓不好。去年,该区几个主要经济指标,均创下了近年来的新高:全年完成地区生产总值同比增幅达16.7%,是全市平均水平的2倍多;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产值增幅21.4%,在全市各区县中排名第一;另外,财政总收入同比增幅也达到了22.9%。

 

然而,忧患意识始终如影随形。至今,金山区的主要领导仍对近年来发生的水污染等突发事件“耿耿于怀”。

 

仔细分析这两年金山区的各项大手笔动作,我们可以发现有一根主线贯穿其中,那就是:如何大幅改善地区的环境和生态,如何从根本上提高城市的运行安全度。这在当下的金山区,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和重要位置。

 

金山百姓的喝水问题,一直是令人担忧的民生重点。对此,金山区区长李跃旗说过一句让当地百姓津津乐道的话:“我们哪怕少上几个其他大项目,也要尽快让居民群众喝上好水。把钱‘砸’在水里,绝不会打水漂……”

 

据透露,近年来,金山区至少已投入了10多亿元推进集约化供水,不仅关闭了全区大大小小20多座小水厂,改由全区新建的大型水厂统一供水,并将取水口从内河迁移到黄浦江上游。春节前,金山供水更是从“扩容”迈向“提质”,要让全区百姓进一步喝上“深度处理”的更优质自来水。

 

这还不是最根本的。要彻底消除影响地区环境和安全的隐患,还需下狠心治理好那些危化企业。该区率先推出的“黑名单制度”,就展现了这样的决心。

 

去年以来,金山有1100多家危化企业被纳入安全监控体系,其中10家违规操作的企业被列入黑名单,之后名单被抄报给27个部门和机构,结果银行不再向企业提供贷款,相关部门停止了扶持举措,上游企业不再供给原材料,运输企业也单方终止合同。

 

“一根棍子打不死,那一通棒打基本可以把违规企业打个半死……黑名单制度取得了比行政处罚更好的效果。”金山区分管产业的副区长沈华棣如此形容黑名单制度的威力。据透露,有一家国有企业同样被列入了黑名单,原来一直关不掉的“硬骨头”成功被关闭。

 

而今年,金山区又自加压力,提出了要用三年关闭153家劣势企业的计划。如果调整计划圆满完成,金山区工业区块外的化工企业将全部退出,全区传统印染企业也整体退出,同时,锻造、铸造、电镀及热处理等四大工艺生产线压缩50%以上,基本完成非法或违规产能的整治工作。

 

这其实是一项无比艰巨的任务。为此,地方财力本来就有限的金山区将一举拿出7亿多元,再加上市里扶持的8亿多,设立调整劣势企业的专项资金。如此专项资金规模,在全市各区县中都颇为少见。

 

但金山不少基层干部坦言,更难的,还在于接下来的具体操作。因为被列入调整计划的企业,大多并没有触及政策和法规“高压线”,要让他们心甘情愿地撤出,必然要“斗智斗勇”。而且,这些低端工厂多是劳动密集型企业,届时将涉及不少就业安置问题,也可能给社会和谐带来压力。

 

开弓没有回头箭,金山只有硬着头皮“打好这一仗”,才可能造就一个新“金山”。今年,金山区委特地给环保、水务、规土等部门布置了一项新任务,要求对全区的本土环境,如大气、水质、土壤等作基础性的数据调查和样本积累,以期可以在几年后用数据说话,告诉人们“金山的环境和生态到底转好了没有”。

 

把自己逼到死角,也许真能开拓一片新天地。